jbo体育在线登录

中超率先恢复主客场中国体育竞赛表演业的触底反弹虽迟但到

球迷沸腾了!时隔三年,中超终于将恢复主客场赛制。北京时间7月6日,中足联筹备组正式确认,中超联赛从2022年8月中旬的第11轮比赛开始恢复主客场,该轮比赛拟于8月5/6/7日开赛。这意味着,中超将成为我国后疫情时代第一个恢复主客场赛制的大型职业体育赛事。

虽然国外顶级联赛早已恢复主客场且联赛繁荣程度反超疫情前水准,但中超率先恢复主客场仍意义重大。这不仅可以让陷入生存困境的中超在商业价值和品牌影响力等多个层面实现触底反弹,而且该消息极大地提振了整个中国体育产业尤其是体育竞赛表演业的士气,体育行业积压三年之久的压抑萎靡情绪一扫而空,中超率先恢复主客场赛制在一定程度上也给CBA、排超等兄弟联赛吃下定心丸。

近期,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出现全面好转,国家支持各行业积极复工复产,力保实现5.5%的GDP增长目标:6月15日,河北张家口等四地因为过度防疫、阻碍交通而被通报批评。此后在6月28日发布的疫情防控方案(第九版)已将各类隔离管控时间缩短,这是对限制人员流动的一次“松绑”。6月29日,工信部宣布即日起取消通信行程卡“星号”,进一步释放了利好人员跨省流动的信号。

显然,国家释放的这些信号无疑让各行各业坚定了下半年全力复工复产的信心,而文体旅这些“特困行业”也被国家认定能够拉动报复性消费。不少省市体育局在制订下半年体育赛事计划时均安排了超过100项各类体育赛事,比如重庆今年下半年就要举办150多项赛事,海南今年下半年计划举办108项体育赛事活动。

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足协在充分研判了各方信息后,认为中超已具备恢复主客场的条件,此后,中超恢复主客场赛制的方案也获得了体育总局和相关疫情防控主管机构的批准。在中超内部表决时,大多数中超俱乐部都表示支持恢复主客场,而上海申花等一些俱乐部则对此心存疑虑,鉴于上海过去几个月的疫情客观情况,申花如今担心主场难以顺利恢复也属正常反应。

面对俱乐部担心属地政府是否能够充分支持主客场赛制的忧虑,中国足协决定,向所有地方足协下发中超拟恢复主客场制的意见征集函,要求各地方足协协助俱乐部上报当地体育局和分管体育的政府领导,希望争取分管领导的支持。

假如个别俱乐部的所在地政府最终不批准主客场赛制,那么该俱乐部有三个选择:一、在邻近的省份选择备用主场,比如上海的俱乐部可以寻求江苏、浙江的支持;二、前往中国足协指定的中立场地参赛,比如第一阶段对中超支持力度颇大的海口赛区;三、放弃主场权利,前往对手的主场进行比赛。如果对阵的两支球队均无法承办主场比赛,那么就直接前往中立赛场比赛。

在明确了中超要恢复主客场赛制后,中超接下来的具体实操工作主要有三点:一、俱乐部和所在地的足球协会互相配合,努力征得属地政府支持,7月20日之前确定是否能承办主客场比赛;二、中国足协将向各赛区下发主客场防疫指南,并安排专人前往各赛区进行工作指导和检查;三、中超将重新制订赛程,目前的倾向是确保打满34轮比赛。值得一提的是,恢复主客场赛制后如果打满34轮比赛,大概率会让本赛季的中超赛程和年底的卡塔尔足球世界杯“撞车”。

众所周知,目前不少中超俱乐部还处于资金链紧张乃至欠薪状态,第一阶段赛会制比赛时,各俱乐部的餐饮住宿成本也都是由中超公司垫付,后续再从联赛分红中扣除。如今恢复主客场,各俱乐部也非常关心一些现实的俱乐部运营问题:比如,承办主场比赛费用问题和往返各城市的交通成本如何解决;再比如,恢复主客场后,入场观众的规模控制是否有清晰科学的标准。针对这些现实问题,中国足协承诺会全力帮助那些财务困难的俱乐部,必要时会继续先行垫资。

毫无疑问,中超恢复主客场是整个中国体育产业的重大利好。自1992年红山口会议以来,中超(前身为甲A联赛)一直都是中国体育职业化改革的先行者和试验田。如今率先恢复主客场,不仅有助于拯救陷入财务困境的中超各队,而且也能帮助CBA、排超等兄弟联赛探索后疫情时代稳妥恢复主客场赛制的经验。令人稍感遗憾的是,中超主客场恢复在即,但有些主场却已不复存在,诸如重庆两江竞技等俱乐部倒在了黎明前,着实令人叹惋。

当然,鉴于疫情仍充满不确定性,比如目前个别地区已出现变异的奥密克戎B.2毒株,所以中超恢复主客场可能还会面临更多不确定因素,中超对此也将制订极端情况下紧急熔断乃至从主客场赛制转回赛会制的预案。此外,7月31日是中超本赛季开始前约定的第一个欠薪清偿时间节点,如果届时无法顺利偿还欠薪,个别俱乐部不仅会被处罚,阵容可能也有变数。

中超宣布恢复主客场,让广大球员、教练、球迷和媒体群体精神为之一震,尤其是球员和教练群体。自疫情发生以来,球员和教练被封闭在赛会制的闭环内,长期脱离了社会和家庭生活,出现厌战和急躁情绪,再加之伤病和欠薪情况,导致整体竞技状态不尽如人意。此外,俱乐部长期脱离熟悉的主场城市,导致球迷、媒体、赞助商的关注度和热情下滑,这些都让球员和教练们内心十分苦闷。

如今中超恢复主客场赛制,虽然绝大多数俱乐部表示支持,但一些俱乐部的情感还是比较微妙。诚然,成都蓉城、梅州客家等俱乐部对此十分振奋,毕竟这能让成都新建的凤凰山体育场终于可以有了用武之地。但与此同时,一些现实问题让另一些俱乐部对此情感比较复杂,因为这些俱乐部大概率无法回到熟悉的主场进行比赛。具体情况分为两类:

一类是以上海申花为代表的京沪俱乐部。由于京沪均在此前出现了大规模的疫情,两地至今的防控举措仍相当严密。鉴于当地的疫情防控客观现状,申花、上港几无可能在上海承办主场比赛。而在北京五月份出现疫情后,北京国安的备用主场丰台体育场能否继续获准用于承办主场比赛,也存在不确定性。所以,上海申花在恢复主客场赛制表决时明确投下反对票,他们更希望按照现行的赛会制进行比赛。

对于申花的疑虑,中超联赛组委会执行副主任郭炳颜专门表示:“上海的球队一旦遇到主场安排的困难,可以考虑去邻近的江苏和浙江寻求支持。”

另一类则是河北队、广州队、广州城队为代表的一些陷入股改僵局、目前资金链紧张的俱乐部。恢复主客场意味着各俱乐部需要负担一笔不菲的主场运营成本,大体可分为主场场地租金、安保成本、俱乐部人员运营成本、客队的接待成本等。这是那些资金链紧张的俱乐部所难以承受的。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继续打赛会制,毕竟赛会制成本更低,就连最基本的食宿成本都可以由中超公司先行垫付。

在这类俱乐部中,最典型的恐怕就是河北队。河北队近年来的资金链十分紧张,2021年还曾出现因拖欠训练基地的电费而被迫放假的窘况。河北队本赛季开始前前往大连赛区的差旅费,基本都是俱乐部工作人员自己垫付的,幸亏中超主办方承诺赛区来解决食宿等成本,否则河北队能否顺利参赛都是未知之数。如今恢复主客场,抛开与属地沟通防疫等成本的难题外,摆在面前最直接的一个问题就是,河北队大概率无力承担主场比赛的承办费用。

面对这些财务困难的俱乐部的忧虑,中国足协承诺会全力帮他们解决问题,比如前往客场参赛的交通差旅费用,中超公司可以帮他们垫付,后续再从联赛分红中扣除。当然,如果这些俱乐部确实无法承办主场比赛,那么可以前往中国足协指定的中立赛场比赛,或者干脆放弃主场权利,前往对手的主场打比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悬而未决的欠薪问题也是中超目前的一大难题。在本赛季开始前,欠薪问题严重的重庆队就已宣布破产,而其它一些俱乐部虽然勉强通过了赛季准入审核,但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在4月3日下发的《2022赛季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相关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要求本赛季分三个时间节点来清偿欠薪:“各俱乐部本赛季不得有新的欠薪发生,分三个阶段来解决过往的欠薪问题,即今年7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30%;10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70%;12月31日前解决全部欠薪。未在相应时间完成偿还的俱乐部,将受到禁止2022赛季第二次转会窗口注册球员、扣除联赛积分、降级或取消准入资格等不同程度处罚。”

眼下,距离7月31日这个清偿30%欠薪的时间节点越来越近,但一些俱乐部的股改迟迟未有进展,资金链紧张的困境仍未能得到缓解。如果最终未在7月31日前兑现30%的欠薪,那么将被禁止2022赛季第二次转会窗口注册新球员并被扣除联赛积分3分。所以,7月31日前后,不排除一些俱乐部会曝出更多欠薪问题的可能,届时还可能会影响中超主客场赛制的推进进程。

随着中超宣布恢复主客场赛制,外界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届时能允许多少球迷入场观赛。客观而言,如果恢复主客场却不允许球迷入场观赛,那么主客场也失去了最基本的意义。对于这一问题,中足联筹备组组长史强表示“本赛季中超在恢复主客场制后,会采取适当、有序开放的政策,当然这取决于各队属地的防疫部门对于当地疫情的评估,以及球队对赛事安全的判断。最终是否向球迷开放,还是要由各队的属地政府来做出决定。但中国足协还是希望能得到各地政府的支持,让接下来中超的比赛能适当、有序地向球迷开放。”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一阶段中超联赛中,在海口当地的支持下,海口赛区举办的开幕式和部分比赛均已对球迷进行开放。所以,各主场能否向球迷开放,或者球迷入场规模如何控制,都取决于当地政府防疫部门的具体研判和担当魄力。

作为最依赖线下人群聚集消费场景的行业之一,以中超和CBA为代表的体育竞赛表演业在最近这三年中因为疫情而被迫采用赛会制(其中大多数时间是空场赛会制),广大球迷群体因为长期无法到主场观赛而对赛事的那种热烈氛围渐感陌生、疏离、隔膜,进而导致联赛的人气、影响力、品牌美誉度、赞助商热情出现大幅下滑,直接体现为联赛的三大收入支柱出现不同规模的萎缩:由于长期实行空场赛会制,赛事门票收入基本为零;赞助商以赛事曝光率降低为借口,或打折支付赞助费或干脆提前解约;版权合作伙伴以赛事影响力下滑、赛季长度缩水为由,也要求版权费打折。

此前,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中超联赛上个赛季的分红总额仅为1000万元左右。另据凤凰网体育《凰家看台》估算,如果中超连续三个赛季都要以赛会制举办,这会让中超16家俱乐部损失大约8.57亿元的票房收入。

《凰家看台》是以2019年16家中超俱乐部当时的票房收入为基准进行估算的,当赛季16支球队总票房合计为2.858亿元人民币。以此类推,2020、2021、2022三个赛季合计的票房总损失在8.57亿元左右。《凰家看台》还指出,在赛会制之下,不仅各俱乐部票房为零,版权价格也必然大打折扣。联赛品牌影响力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俱乐部赞助商很难再有热情,比如北京国安2021赛季的赞助收益已降至1000万以下。而连续三年赛会制直接让很多俱乐部裁减了很多岗位。

如今,中超努力恢复主客场赛制,首要目标就是希望满足广大球迷渴望到现场观看比赛的需求,重新让中超赛场展现热烈氛围,进而激活赞助商的赞助热情,最终让联赛收入稳步提升,联赛品牌美誉度的提升则将助力俱乐部走出生存困境。

不过,鉴于当前疫情防控的复杂性,中超能否一定在8月5日恢复主客场,仍存在一些不确定性。比如,近日国内个别地区已出现变异的奥密克戎B.2毒株确诊病例,这不排除会会让国内疫情防控出现变数。对此,中足联筹备组组长史强透露,针对极端情况,中国足协和中足联筹备组也会建立联赛的熔断机制,“比如,在什么情况下会停止联赛,或者从主客场赛制转回到赛会制,我们都有相应的预案。”

站在中国即将恢复主客场的时间节点回首望去,疫情似乎是个岁月神偷,它让疫情期间那些混沌岁月的记忆变得模糊,一经对比之下,疫情前的一些记忆却显得弥足珍贵和难忘。2019年12月1日的那一轮比赛是中超迄今为止最后一次的主客场比赛,如今回忆起来,它是如此的美好和让人难忘。在此之后,中超就因为疫情一直被迫采用赛会制比赛。期间虽然几次探讨恢复主客场赛制的可能性,但好事多磨,总是被不时出现的零星疫情打断计划。

在这三年间,疫情彻底放大了中超各俱乐部长期存在的发展隐患,广州恒大等一些中超俱乐部甚至遭遇生存危机,而诸如江苏苏宁、天津天海、重庆两江竞技更是直接破产,而中超的版权合作伙伴和赞助商也因此意兴阑珊。如今,中超终于确定要恢复主客场,这是中超触底反弹的第一步,而恢复主客场能够激活当地企业的热情,进而助力中超俱乐部加速股改。只是不知道,是否还有幸能再重新迎回那个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中超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