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O体育官网登录

【研投】残缺的真理和适合自己的策略

去年冬天,我写过一篇《残缺的真理和困守寒夜的狗》的短文,就以这个还算应景的短文开个头,以呼应剧烈行情之后平复中的各种情绪。

虹口区铁路网线密集,一些轨道近乎废弃。因为疫情想避开人群,我偶然发现一段废弃的轨道还会抄些近路,预制的水泥枕木也是阴雨天不湿鞋的好步道。每次经过,都会有一只黑狗摇尾而至,原来铁轨两边会是流浪猫狗的栖身之所,这狗应该是长期有人投食,见人就热乎。昨天仍是路过那段轨道,狗却不在了。

我们每个人的技能或是体能都会被时代所抛弃,每项事业或是生计都有其寿命周期,都将不是永远摇着尾巴的黑狗。有人会说,睁大你的狗眼看看,那谁谁又发了。咱不扯那饱食终日的家狗,说些市场里周而复始的事儿。并且,如果做一件事成功的概率从90%降到10%,广为流传的财富故事也许更炽烈,最终如同彩票中奖一样为大家所神往。随着财富效应的最终消失,天上最后一块馅饼的落地,无人投食的小黑狗,终将困守一个接着一个的孤独寒夜。

在昨天为公司南宁甲醇会改的一篇软文中,我新写了一句话,“市场参与者,每个人都偏隅一方,掌握着残缺的真理,需要在市场中持续修正”。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狭隘而偏执的。因此在商品交易中,经常会发现资金主力盯上了自己那点头寸。那是因为有一种经验叫“我觉得”,它正好跟“我原以为”是一回事。

在有限的事业生涯中,向深挖有无数可能,向前看无数方向,回忆中无数遗憾,平行世界无数自己,也许在那个寒夜,困守铁轨的小黑狗已经迁徒到一处温暖安全之所。止损,才能活着。

近日闲聊中发现,某个行业里的操盘,更多会有不服输的买买买或是卖卖卖,转向会是直接反手双倍仓位,大家觉得既亲切,又揪心,以前大家确实会这么做,今年也确实有传奇大佬又穿仓了。

许多人的思维还停留在GDP高歌猛进、商品需求持续增长的年代。2011年我国工业总产值超越美国,奠定世界工厂地位;2012年,我国对外贸易额超过美国,夺走了美国百年第一的位置,可以说“21世纪始于中国的1978年”。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80年代戴着大金链的万元户,还是撕葱式的花边新闻,都享受到了时代的红利。

而在当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格局和国际体系正在发生深刻调整,全球治理体系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革命性的变化。风起云涌之际,正是栉风浴雨之时,对商品投资者而言,挑战和机遇并存,更要时刻警醒当下的运营环境。

所以我们会发现,由于近年国内外经济环境和政策的变化及疫情的扰动,市场不全是走的标准步伐的供需逻辑,即使研究了价差、结构,精心制作了平衡表,也扛不住一个消息;商品甚至整个大类资产同涨同跌,均可能超越供需驱动和估值区间。我们更会发现,预期是可以改变的,价格只是个假象,而市场本身都是需要被调节和管理的。

没看清驱动,逆势去买卖,是赌性,不是格局。今年的行情一定是用来教育不服输的。

我们很快发现了投研趋同下的悖论。大宗商品日益成为资产管理的载体,从业者横跨厂矿贸易、金融投资及物流服务等各个领域,每天都有机构在召集商品研讨会,朋友圈处处是商品调研的身影。但零和游戏的商品期货能实现必然的利润?一定是认知变现,或是认亏离场。

我们交易商品主要是做驱动和边际,商品的内在驱动的研究越来越广泛,认知变现或成了认知雷同;有人说,机构研究力量强,会收割散户,那全是机构的硬杠呢?交易端同样存在这个悖论,有人说程序化厉害,大家都讲究算力算法了呢?最典型是过去几年盛行的基差交易,那时产业和投资的交集没那么密切,基差机会确实很多,而现在结构和价差早早呈现出市场的预期,基差的波动一定被收窄了,除非存在逻辑反转的机会。

那商品基本面研究还有价值吗?商品交易作为资产配置是不是更难了?不尽然,我们来看一个经典的例子:

二十年多前,一家贸易公司,我的老领导提出了“边卖边补”的做法,可以多卖少补,也可以少卖多补,要求业务员要看一月行情,中层干部看三月行情,领导干部看一年行情。“边卖边补”是服务产业的同时,调节风险和机会;业务员要善于发现短周期的供需变化;中层干部要善于观察库存周期变化;而领导干部需要有较强的宏观政策解读能力。因此,这家公司数十载栉风沐雨,总能抓住较大机会,规避较大的风险。很显然,期货市场是零和的,但商品价值投资是永恒的。

个人觉得,商品交易市场是投机者、套保者的各取所需,投机者收纳了套保者的风险,获得了不同周期获利或套利的机会,还存在对冲载体和操作周期的不同。总体上呈现出各自为战和擦肩而过,正面看,机构挣了格局的钱,程序化挣了人性弱点的钱,趋势交易者挣了自己信仰的钱,而基差交易者是期现价格撮合的搬运工。负面看,机构格局太小会死,程序化多了怎么编都难,趋势交易可能会南辕北辙,基差交易可能啃啃鸡肋。

而认为自己吃了亏的套保者,其实更适合在自己善长的区域市场中留有适当敞口,而在套保操作及宏观避险操作中保持平常心。

在商品交易市场中,仍是要不忘初心,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你本想做个套保,结果你轰轰烈烈做成了期神;你本想买个期权对冲下风险,你突然发现卖权还能挣点小钱;你本以定了好风控方案,结果你给自己的侥幸心理开了绿灯;所以市场会给超预期的收益,也会给予超预期的风险。

摆正心态,才能江湖不败。套保者,根据交易计划择时出手,充分考虑套保额度、手段和风险,付出尽可能少的代价,去锁确定性的东西。投机者,不管是价格投机还是价差投机,也不管是哪种交易体系,都不能时时抱着饭盆敲,毕竟一天只吃三顿饭,都需要等待和蹲守。做好策略和择时,不出手不亏钱;十次出手,五次挣三次平二次损就是高手。

并且,再强劲的供需面,再好的时代,都需要精耕细作,从库存周期把握短期品种的变化;从产能周期把握品种的中期走势;从宏观角度把握大宗市场的方向。我们要关注各种背离,将维度从商品延伸至外汇、债券、股市等领域,经济指标的异动往往是新秩序或新机会到来;警惕宏观面和基本面的背离,审慎统计套利和产业链之锚,避免在最熟悉的领域被收割,尤其需要关注宏观面和基本面吻合的期现共振行情,最大程度将业内优势发挥出来。

所以,我们的认知永远是残缺的,打开了投研的维度和广度,更能帮助我们找到适合自己的交易策略、工具、载体和交易周期。